✨2015.2.24 初心难忘.

不听不看不问不说不知道.
不太会交朋友.
心直口快 如有得罪请多包涵.
cp观混乱邪恶 跳坑极快 请慎fo.

© 
Powered by LOFTER

秦镌_等一场千年雨歇:


  《呵,华山》系列第三弹——
  《你又不是银子,不会每个人都喜欢你的》
  
  
  
  
  小道是在师弟那个故事底下(同系列第二弹)看到师兄的评论的。
  
  师兄:抱紧同门痛哭……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经历。
  
  师兄:呵,华山都是大猪肘子。
  
  小道坦白,小道对不住师兄,小道看到这句“大猪肘子”没控制住自己笑了好久,半个小时后小道整理一下面部表情,试探的问道:
  
  “可以把你的故事告诉我吗?”
  
  师兄:请务必把我匿到掌门都认不出来。
  
  
  
  
  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金顶。
  
  师兄当时是正看着掌门的尊颜挂着机,然后突然收到了一条好友请求。
  
  师兄想也没想就加了。
  
  ——对着掌门,很少有师兄弟会分心想别的东西,毕竟掌门和掌门的纯金遮阳棚【不】可是我们武当的招牌。
  
  只是请求,什么也没说;但第二天师兄又打算在金顶和掌门一起看各路江湖少侠信仰之跃【……】的时候接到了华山的求救。
  
  人在号子里,不知道犯了什么事,可能是吃瓜不给钱还暴打NPC。
  
  反正也是闲着,师兄就过去救了他。
  
  终于出来的华山松了一口气,对师兄笑道,谢谢啊,小道长,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。
  
  师兄说没事,举手之劳。
  
  过了一会他发来一个组队邀请:
  
  “带你去看风景?以报劫狱之恩。”
  
  “记得开最高画质。”
  
  师兄以前一直是手机端,为了流畅度也是最低画质;电脑上有PC端可也一直没用。
  
  但既然是要看风景,果然还是屏幕大一点比较好吧。
  
  “那是我第一次在电脑上玩楚留香。”
  
  小道在打这些字的时候,沿着师兄他们的路线走了一遍。
  
  去看枝叶参天、婆娑如梦的浮生树;跑到龟虽寿一遍修炼一遍转视角看坐在大鳌背上挥竿的老仙翁;江南大雨,爬登剑阁摔趴几次,雨停后夜空澄澈天星疏朗,背后朱栏斗拱,面前氤氲大泽水汽浩荡。水车在大泽另一边,往下信仰之跃摔掉半条血,游到泊舟边上,岸上就是青砖黛瓦的严州城。
  
  一边喝药一边打马望中原,在明月山庄旧址下马车,途经风雨楼,飞了半天没飞上落日崖,但是成功的把只剩半管血的自己摔残了。
  
  ……打了一会坐,顶着星星和摔出来的一头包爬山。
  
  等了很久天都没有亮,不知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这里金光万道是什么样子,日落的时候又是怎样的磅礴壮阔。
  
  大概就是杜甫诗里讲的,“荡胸生层云,决眦入归鸟”。
  
  下一站是誓剑石。
  
  ……小道默默的给自己灌了一碗胡辣汤。
  
  临走之前太阳好像要出来了,落日崖上起了雾,曙光一点一点把深蓝色天空照亮,我从山上跳下来落在逢简村,然后上车,去执剑堂。
  
  华山这个时候是清晨,日出,山上的雪浮着一层淡金色,我跑到浩然台,开始琢磨怎么爬誓剑石。
  
  然后卡在了石头缝里。
  
  我:……
  
  我:脱离卡死。
  
  我坐在浩然台上发呆,觉得誓剑石是上不去了。
  
  齐师兄也见不到了。
  
  华山“应是天仙狂醉,乱把白云揉碎”的大雪……我就不看了吧,开始掉血了。
  
  金陵。
  
  ——虽说登高风景好,但你们真的没有考虑一下轻功不行的人吗。
  
  爬了半天爬上城头,十里繁华尽收,天黑下去灯火次第亮起,满天的孔明灯。
  
  小道一个人突然就有点惆怅,也许以后可以再做一个节目旅行道长什么的,配字“我一个人打坐旅行到处走走停停”。
  
  ……靠着城墙来一壶最烈的酒。
  
  最后是芳菲林,桃花灼灼。
  
  小道上次来这里是和师弟他们,进了林子师弟跟他新处的华山就开始你侬我侬抱着散步,在水边放河灯,自动跟随挂机亦步亦趋站在他们身后的我仿佛一条狗。
  
  狗粮都是桃花味道的呢,嗝。
  
  师兄说,那个华山突然停了下来,转身走向他。
  
  离得很近,近到身体的一部分已经穿了模。
  
  四目相对,静默无言。
  
  过了一会,华山突然道:
  
  “小道长,你真好看。” 
  
  
  
     
  师兄对我道:
  
  “当时就感觉心上被开了一枪。”
  
  我想起之前一个云梦朋友问我,你是看上人家哪里了;我当时想了想,回答说脸吧,还有一身土豪金什么的。
  
  ——辣鸡如我还到处紫呢。
  
  用这个回答她多好,心上被开了一枪。
  
  薛家庄一人对阵噬心鬼王,打坐时笑嘻嘻问“小道长是不是看上了我”,应天府内我手快抱起比自己结实得多的剑客,他却笑着说走,去成亲。
  
  师弟那边或许也是,纷扬桃花下纵马奔来的身影,下雨时撑在头顶的伞,身边的人微笑着,看着他说,“道长”。
  
  ——要什么理由,没理由,就是当时整个人boom的一下,放了个满天星。
  
  
  
  
  “从那以后他就经常以各种理由来找我玩,汤池金顶鸡鸣寺更是不知道一起去过多少次了。”
  
  “我徒弟还一直以为他是我cp,哈哈哈。”
  
  “偶尔也一起下个本,他拉三个亲友,最后出了什么东西不论哪个门派全是我的。”
  
  我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,那个华山这么跟亲友交代之后又特地嘱咐一句,奶妈,保护好我的小道长啊。 
   
   师兄说到这里用的是省略号,我不知道回忆起这些,他是什么表情。
  
  然后师兄说:
  
  “他时不时也会送我一些木芙蓉,一朵两朵的送。”
  
  “现在看起来,感觉这真的很像是面对备胎时的送法。”
  
  师兄配了一个微笑表情,但显然是笑不出来的。
  
  我知道这个故事即将进入尾声。
  
  
  
  
  “某天晚上我们一起约好鸡鸣寺跳楼,到了寺门口他突然就挂机不动了。”
  
  “我以为他掉线了就站在那等他,结果过了差不多十分钟他都没动。”
  
  “我以为他睡着了就也下线了。”
  
  “后来学业有些繁忙,我大概三四天没有登录楚留香。”
  
  “再后来登上去的时候,他身边已经有另外一个道长了。”
  
  
  
  
  小道看到这里时想了想,华山认识师兄的时间肯定是不止三四天的;但想这些也没有意义。    
      
  一身牧狼曲,修为8000+,头顶称谓——
  
  “xx(他id)的小道长。”
  
  武当,金顶。
  
  两个人坐在灯如昼里相谈甚欢;不远处是南崖宫,师兄站在那里,只是看着。
  
  “他肯定也看到了我。”
  
  “但他什么都没有说。”
  
  “我也什么都没有说。”
  
  “我慢慢地从南崖宫走到金顶,走过掌门和他身边,走到太和桥头,改了个名字,就离开了。”
  
  师兄说,突然又想起掌门奇遇里的那段话。
  
  ——处的来就处,处不来便不理。你又不是银子,不会每个人都喜欢你的。
  
  师兄说,是啊,我又不是银子。
  
  
  
  
  “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在猛砸修为,npc也不泡了,蔡居诚也不赎了,总有一天老子要开红把他们俩一起杀了……”
  
  “呵。”
  
  “华山。”
  
  
  
  
  师兄最后语重心长道:
  
  “师弟们,师兄跟你们说,华山都是大猪蹄子,别找华山了。”
  
  说着张开双臂:
  
  “来师兄这儿,师兄疼你。”
  

  
  
  “我的故事说完了,晚安。”
  
  
  
  
  小道是今天早上看到的师兄的故事,看了看时间,昨天师兄打下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我就在金顶,给人家接骨来着。
  
  我回到武当,登上金顶,走到掌门面前。
  
  金顶上人还是那么多,跳楼的,抱抱的,坐着灯如昼秀恩爱的,断了腿在地上讨钱的,我几乎找不见我自己。
  
  结果撞到了掌门。
  
  掌门还是不会生气,只是拂尘一甩,掐指对我道:
  
  “道者涵乾括坤,其本无名。论其无,则影响犹为有焉;论其有,则万物尚为无焉。”
  
  ——弟子受教。
  
  
  
  
  小道,武当沈云书。
  
  以前的名字是秦雨歇,现在用的是自己写的文里道长的名字。考虑到《双侠》系列还有后续,我还是攒钱尽早把名字改回来吧。
  
  还是姓秦。
  
  如果你有类似的故事,不介意的话,可以跟我说。
  
  山外云,野渡横舟。
  
  邀你乘鹤下江南。
  
  
  
  
  (暂完)
  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49 )